您的位置:心海时空>人物> 今夕,月色是一弯旖旎的水波

今夕,月色是一弯旖旎的水波

阅读(1888)| 评论(4)更新:2016-01-20 13:00:10   作者:砍脑壳的   来源:心海时空

     

  今夕,月色是一弯旖旎的水波

    

20120619143519_idKm3.jpeg

      十里樱桃从山地里悄悄地张望,她隔着村庄轻轻地喊着我。月光从彭家寨子覆盖下来,把三月的樱花妆得像雪瓣一样,我揉揉朦胧的睡眼,大脑的沟回像被肿瘤浸润那样,忘记长夜的冰冷,竟然梦游起来,把月色赶垄,汇成一条小河里那一弯旖旎从风的水波,渐渐远去。


       两块刀片在挥舞,在最初的夜晚,把柳丝剪好交给春风。月光在只若初见的时候,漫漫落下,薄得像今夜的虫声,将一片樱花吓哭,泪水像线一样掉。而月光穿过此时的泪珠,爱抚一个山村、一条小路,绕过十万大山的阻隔,轻轻地把我唤醒。


      跟着月光,走到了我家门前的那条小河。 就是那条悠悠的小河,我似乎又看到奶奶讲述的阿爸的华年。阿爸年青时就读书尚武,十里八村就是他一个中校生,而强盗偷袭山村时,阿爸领着全村老少爷们儿举着锄头、镰刀,打跑了强盗一次又一次侵扰,不分昼夜,保护着山村的粮食和女人。


        可是,在那黑色的年代,阿爸因受奶奶家"肃清军匪土豪后代"的影响,被驱逐出中校和行武,没有走出山村。那淘气的河水,坑坑洼洼的,后来,把阿爸的梦想也流走。


         月光是温暖的,小河也是温暖的。我背着我心爱的书包扑在阿爸的背上,闭上眼睛,默念了一首老师新教的唐诗,遗忘在阿爸哗啦啦的脚步声里,就这样趟过。走到对岸的青杠林,穿裤衩的小伙伴逮着我,偷走阿爷的斧头,钻进林子里,挑一棵最大的砍下,削成一个很大的陀螺。回到老房子背后,撕下棕叶捆成鞭子。第二天一早就迫不及待地跑到学校的操场,把陀螺发转,轮流抽打,撞停其它的陀螺,独自在水泥板上疯狂的旋转,一直转到下课的铃声敲响,就这样转走了我的童年。


      月色浓了些,那年我和二弟打马跑过营盘老包。远处猎枪的声响惊吓了马匹,糟蹋了田里的许多庄稼。在山风的吆喝声下,二弟和我都被从马背甩了下来,我攥着缰绳,马蹄飞过来,二弟挡在我前面,脸上一条长长的口子在流血,我慌乱了,不知所措,二弟用手使劲摁着他疼痛的小脸,拽着我和马匹走下坡来⋯⋯


       回到老屋,二弟把阿爸的苦蒿敷在脸上,抱着妹妹挨着我坐在柴门的石坎上等阿爸阿妈归来。妹妹都靠在二弟嫩幼的肩膀上睡熟了,屋檐很静,静得让我觉得像阿爷临走前回光反照那样让我揪心⋯⋯阿爸阿妈仍然没有回来。突然,夜幕传来凄惨的狼嚎,我闭着眼睛把二弟的头捂紧在我的怀里⋯⋯


       就是这样的月色,就是这样的夜晚。我背着行囊,离开山村,离开门前的小河,离开在夏天一起光着屁股在河水里扎溺头的小伙伴。堂屋里三叔四爷恨恨的骂:"那个砍脑壳的,是不用离开山村的,又谎起他老爹的钱出去二流二混了,还不如跟老幺叔放羊好些。"阿妈不顾一切,从菜地跑来,把一双被泥土折皱的布鞋塞到我的手里,又是那么艰难地打量了我一番,朝我挥一挥黄泥巴染胀的指甲,一句话也没有说。我艰难地告别阿爸阿妈,把影子交给小河,弯弯曲曲地流向陌生的远方。那晚,阿爸阿妈默默地转头,我想--只有月光淡淡地安慰着他们被夜色覆盖的背影,逐渐缩小在那片熟悉的青杠林里⋯⋯


      阿妈的布鞋被我穿破了两个洞,把华年从洞里漏走。一个人时常在灯火辉煌的高楼上,孤独地数着南来北往的人群,城市的现实把我的梦想吵闹着赶走,孤单仍就陪伴着我。一阵风把我的心绪吹冷,海上的夜色开始寒了起来,月光从水面出来,我看到了阿妈挥手的样子,那条温暖的小河又是那么的清晰,却越来越瘦,宛如阿爸的胸膛那样,我不想去看,可是忍不住扑了进去,把月光挡住,怕月光不能留下他尽是沧桑的容颜。

      月色像我的年龄,越来越多,逐渐浓了起来。这样的夜晚,乡愁越来越撩人,一丝一丝的,飘到了我家门前的那条小河。那樱桃红得像乳头那样诱人,而河两边的柳枝却把流年一颗一颗的剥光。一匹枣栗马在河岸急促地吃着草,月光不小心打在马背上,嘶咬了月色下青娃的歌声,支走了偷偷点乱水面的蜻蜓,在夜幕上画了阿爷的头像,是那么的慈祥⋯⋯


      月色落下坡头,老屋模糊了起来,槡树上停下的蚕虫唦唦地吞噬着槡叶,留一幅骨骼,在曲折的山路上绊倒我的双足,踩伤一只出来流浪的蚂蚁,蒲公英看到了,抱着蚂蚁的骷髅伤心着离开了月下的断崖。我摸着狗的叫声,推开久违的柴扉,那匹廋得啃不动包谷秆的枣栗马把阿爸的咳嗽声带出来迎接我。是的,阿妈搀扶阿爸起来,突然我好像不认得他们了。轮廓是那么的塌陷,稀疏的白发遮隐了今夕的夜色,我似乎找不出数年前在小河边上,挥手告别的阿爸阿妈的脸庞。


        阿爸的牙缝好稀,把话语一个一个的漏出来,别弯了厢房里煤油灯的亮光里若隐若现的阿妈的影子,绕过破旧的药箱,把阿爷的医书翻开,勾兑着汤味,岁月把他们浸泡得面目全非⋯⋯ 一颗断牙落地的声音,趁着将暗的月色,抹去了我的眼泪。阿爸用微弱声音在月光里呼唤我,就像今夜煤油灯光烧尽灯芯最后微弱的火星,一闪一闪的,随时都可能熄灭,我真的不知道剩下的那点余温,可否温暖得过这个寒冷的冬季。

       风烈烈地划过我的乱发,头皮凄凉凄凉的,我把所有的悲欢离合塞进脑室里,流向天涯。而月光还在,依然照到那条弯弯的小河,我从河里提着裤衩爬起来,追赶着父亲从来没有走出过山村的背影,穿过青杠林,沿着炊烟来到老屋的旧木床前,而此时熟睡的母亲已经掀乱了被子,我多么想伸手给她盖好,就像小时候母亲深夜一直守候在我的床旁那样⋯⋯


     月光就要落了,阿爸的坡头,阿妈的田坎,依然是那么的静,静得让人有点害怕。我决定离开这里,就像我当初决定离开山村那样。回到月光下温暖的小河,回到月光下沉静的青杠林,回到他们寂寞的床前。就在这个时段,山村跳动了起来,我看到了许多年前小河投射的他们的身影,依旧是那么的熟悉⋯⋯


      坡头的树木长出了嫩芽,田地里的庄稼绿了。在那头老黄牛背后,阿爸颤微微的木叶声,在月光下唤醒我,我赶紧从断崖跳下,轻轻的抚摸那流淌的小河,轻轻地抚摸二弟脸上的疤痕,轻轻地抚摸阿爸背上湿热的温度⋯⋯

       今夕,天涯有月,月色是那小河里一弯旖旎的水波,清澈见底,从风中温暖我徘徊在村庄的山路上⋯⋯

(心海时空网站原创文章 独家版权)



1451877223595059.jpg



 

声明:本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,不代表本站观点。

收藏本文

1人打赏10

  • 01月20日 18:51松立打赏10分
我要打赏

请选择打赏金额:

全部评论

  • 钟神法
    钟神法 2017-09-17 10:38:34
    我这文盲完全看懵逼了
  • 砍脑壳的
    砍脑壳的 2016-01-24 18:14:14
    感谢文友点评和到访,问好!
  • no pains no gains
    no pains no gains 2016-01-22 14:05:05
    我很喜欢这种风格哦
  • 松立
    松立 2016-01-20 18:52:37
    月色是一弯旖旎的水波

已有4条评论

网友评论登录后发表评论,让更多网友认识您!

最新发布文章

精彩图文

人气作者

关注我们

关注微信公众号,了解最新精彩内容微信号:xinhaishikong123
QQ群:421151381
www.gztoniguy.com www.jzdLsbc.com www.kpweifeng.com